19461122_马云未参加乌镇饭局另有隐情?谁说马化腾不善交际!
发布日期 : 2020-01-11 15:05:48 点击 : 1125

19461122_马云未参加乌镇饭局另有隐情?谁说马化腾不善交际!

19461122,编者按:

世界互联网大会,丁磊宴和东兴局刷爆朋友圈,针对本次大会和这两场饭局,《对话王利芬》邀请了老道消息创始人张豫宏和山寨发布会创始人阳淼,一起解读饭局背后的秘密。

阳淼:因为马云自己是个做局的人,我们可以回顾一下阿里巴巴从二线互联网公司到一线互联网公司中间有个特别关键的节点,叫西湖论剑,他先是请金庸来,他通过金庸这杆大旗组织起了西湖论剑。西湖论剑举行到2015年,后面就没有了,那时候阿里巴巴已经通过击败ebay,已经确立了自己的地位,所以马云是一个特别喜欢做这些局的人。

但是现在他的视野已经远远不在互联网圈局限住了,他可能跟一些传统行业跟一些演艺明星这些去组一个更大的、而且是更符合他兴趣的局,所以他在乌镇上面永远是来去匆匆。

张豫宏:我觉得马云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他身上的属性非常多,他有的时候有自己的标准,要不要参加这个活动。比如说王利芬老师,您要办这种活动,马云老师很可能就会来,这可能是过去的交情。所以对于马云他判断要不要参加一个局的标准可能不会像马化腾组织一个局,我们都是拿腾讯的投资,按照估值顺序从马化腾身边开始坐,如果马云搞肯定不会这么搞,他的局会有非常强烈的个人色彩在里面。

阳淼:其实很像他打太极的风格,他会糅合、跨界这些东西,他会这样,不会聚焦于一个业务或者领域,他是比较天马行空的一个人。

谁说马化腾不善交际

王利芬:为什么马化腾这么活跃?

张豫宏:我觉得某种意义上马化腾开始承担刘炽平(腾讯总裁)的职责。因为几乎都是刘炽平去负责牵头谈投资,过去马化腾更多是趋向于内部,作为产品或者精神上的导师,现在马化腾更愿意出来承担一部分刘炽平过去的职责,比如粤港澳大湾区论坛他就去参加了,而且把很难请到的王卫也拉上来做这个事情,我觉得这可能是马化腾思路一种转变。

阳淼:马化腾以前他的风格就是韬光养晦,但是现在有制度自信、道路自信,还有文化自信。因为他现在撑着一个生态,不光是腾讯要独善其身,他要为生态的发展负责,所以马化腾本人要出来。

王利芬:马化腾向来是以“程序员出身”、“产品经理”、“不善言辞”、“不爱忽悠”、“不出席大的活动”、“非常低调”的形象示人。这次乌镇峰会的两个饭局,马化腾刷新了我们的认识,他不仅出现在“东兴局”上,而且也出现在丁磊的局上。

张豫宏:马化腾相当于两种身份,第一个身份他是以丁磊的朋友的身份来参加,第二个身份是以腾讯董事局主席的身份来参加的。王兴跟刘强东组的局,他俩相当于把主宾的位置让给马化腾,再往两边坐。

王利芬:谁组的局并不重要,谁坐在最大最重要。马化腾实际上刷新了我的认知,我以前觉得他应该是一个特别不愿意出头的人,当然这是个饭局,当然他们也应该知道这个饭局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饭局,也不是一个私密的饭局,一定是引起关注和猜测以及很多联想的饭局,所以他在这个中间,两场都坐在主要的位置上,和丁磊也坐在一起,所以我是认为马化腾蛮擅长交际的,看似不露山不显水,实际上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而且非常气沉丹田,而且比较平静,胸有成竹,只有他在这个地方是不惊慌的,他非常知道这里面哪些人需要他,他非常知道组这个局意味着什么,这个腾讯系说明了什么,也许饭桌上大家不会说一句话,会说猪肉,说任何其它大家公共的话题,哪怕是八卦,但是他非常知道要干嘛。

我觉得还是马化腾处理人和事情,实际上是非常娴熟,他的交流和交际手段,我觉得都还是非常考究的,绝不是好像人家说的就是一个it男、一个程序员,一个说平常话、不多想,不是这样,他非常善于拿捏形势,非常善于交际。

阿里文化vs腾讯文化

阳淼:实际上阿里早期入股微博那会,微博变现是极度依赖淘宝或者淘系来变现的,但是这两年微博自己做它五十几个频道,通过频道、流量分发,实际上逐渐地减少度阿里的依赖,或者说并不安心于,电商的流量非常值钱,但是微博并没有去守着这个流量就去吃大象,它一直在加强自己的独立能力。而不像有些阿里的公司,把自己跟阿里结合得更紧密,整合得更紧密,我们知道抱at大腿是最容易的事情,但是微博这方面并没有做出很积极的动作。

张豫宏:我觉得微博或者说曹国伟和阿里之间的关系,更像这些人跟腾讯之间的关系,就是过去阿里大部分收购其实是全资收购,整合进来,整个产品线都为阿里的战略服务,过去说3q大战打醒了马化腾,所以腾讯的战略就是让他的合作伙伴也能挣到钱,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他们基本上都是拿了腾讯20%左右的战略投资,跟腾讯保持战略上的统一,但是又有自己比较独立的。可能阿里过去在这方面做得不是很多这样的案例,更多的是像收购优酷、高德、uc这样的案例,而很少像投微博这样的案例,我觉得可能曹国伟在这其中他来或者不来,对于阿里方面是有一些启发性的东西。

阳淼:这个反正我们看到结论是这样,美团王兴这边,然后陌陌这边,包括微博,实际阿里在投后管理上面我觉得有一些要反思的东西。

张豫宏:沈南鹏和刘炽平有过一个对话,为什么腾讯能够把这么多公司聚在一起,关系还不错, 刘炽平说腾讯的文化是允许下面投资的公司有自己的文化,所以大家都聚在腾讯周围,而阿里的文化是需要你慢慢地向阿里文化靠拢,如果你很难业务、公司价值观或者文化上面不能向阿里靠拢,双方关系会出现一定的紧张。所以你看阿里收购的公司最后基本都是以创始人离开告终,最近的俞永福也是嘛。

阳淼:阿里最出名的就是铁军,就是是以军事化的管理方式来,包括阿里自己强调的价值观,它高度要求价值观一致,它不自觉地把自己的作风带到自己投资的企业去,尤其像互联网这种个性非常鲜明的行业,这种作风有可能会碰到很配合、很喜欢的,最后干脆我就把它全资收购了,如果是碰到像王兴这种,公开放炮怼你。

张豫宏:那个地方出了非常多大佬,包括陈天桥郭广昌他们浙江那个水土,先天就能受到商业文明的熏陶。所以今天我们看到马云,有时候觉得他很奇怪,为什么一个出生在浙江曲艺演员的家庭中,会有这样的经商头脑,我觉得可能是那边的风气的影响,所以你看丁磊的局非常能够体现出这种文化上面的氛围,他对大家都很随和,就是个局,大家买我面子都来,大家聊得很开心。不会像马云的局,马云的局更像是个布道场,马云会宣示很多价值观上的(东西)。

从乌镇峰会看到了什么

王利芬:焦虑实际上是企业家与生俱来的一样东西,马化腾虽然稳操胜券的样子,成竹在胸、大局已定这种感觉,但是我能够在这样的一个气沉丹田的背后,隐隐也能感觉到他某种焦虑,但是这种焦虑不是显性的,而是隐性的。今天我们读了两个饭局,实际上在读中国互联网的格局和走势。

苹果首席官库克讲了很多,他首先讲了ai,这个实际上在这次互联网大会可以得到未来的一个趋势,就是人工智能这个大门已经拉开得非常之大了,是真正的互联网下半场里面占有极其重要的主角,他说,我们要极力全力降低进入app生态圈的门槛,我觉得这件事情非常好,因为我们优米也是靠这个吃饭,我们优米也是在苹果的生态里面,我们今年10月份希望它能够上线的时候,结果给我们延迟了一个月上线,不停地东审西审,苹果你又没办法打电话,又找不到人,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永远按照它的流程开,那个时候我是觉得,一个外国的公司还来带给我们诸多的不变。

所以我也希望苹果还是不要对app的创业者那么苛刻,审得那么样,日期是,你看我们安卓发了,ios竟然一个月以后发,我们当时真的非常愤怒,我觉得苹果有一点店大欺客那种感觉,我估计互联网的江湖都会有各种抱怨,我这儿也是要说出来。

第二个是谷歌的新的ceo,他说谷歌也在转型,从移动到ai,ai第二次又在这儿出现,所以ai的大门已经打得非常开了。马云的观点,我同意也不同意,有的时候大局的东西是一个商界领袖做的,有的时候从一个产品经理的东西,可能反而会做一个颠覆性的东西,你想微信这张船票,它何尝不是一个产品经理最后取胜的呢,有时候大局可能伸不到那么细,产品经理可能就把世界格局给颠覆了。

马云说,互联网过去是从无到有,未来的互联网将会是从有到无,后一个是无处不在的无,没有人能够离开互联网生存,用我自己最近我写的一个《是马的时代还是牛的天下》,大家都要用互联网这样一个基础设施,就像水电煤一样,用这个基础设施来耕耘我们这样一个慢牛的业务,再也不是一个跑马圈地的业务,所以马云在这里作了这样一个论断。

马化腾实际上进步也非常快,也越过了一个产品经理的阶段,直接对整个行业下判断,所以他其实有的时候还蛮有大局观。他说过去中国企业扮演新技术的跟随者,今天要成为新技术的驱动者,他言外之意就是说微信比国外许多的sns平台都要好用。

过去互联网企业是解决个人用户的痛点,未来互联网企业将给各行各业赋能,解决全部痛点。这句话实际上蕴含的是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是让中国制造业赋能和产业升级换代的必经的通道,在工业互联网里面,微信里面其实很多是基础设施,过去一年腾讯在新技术领域不断加码,坚持ai战略,所以腾讯在这地方一定会领头这件事情。

百度李彦宏说,互联网的人口红利结束了,这个是他的一个判断。第二个他说,红利没有之后,ai的技术创新将推动发展,当前互联网的三个成长动力,算法、算力、数据,这是现在的百度正在努力的方向如果人工智能这个方向大家没有捕捉到,下一个所谓的风口和红利可能会捕捉不到,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一个趋势。

我们看到了两个饭桌的互联网的大佬,看到了腾讯这样个邦联制的一个大的饭局,我们也看到了马云在互联网,他把扶贫这个消息,我觉得马云的营销永远是一流的,营销在什么时候、什么场景、跟什么人说,放到乌镇这个地方做了营销,我认为阿里真的总是能够节省很多的钱把营销做得最好,能够把最好的眼球用在最要命的资源上。

所以我觉得在这里面能看到,中国的企业家将和国家的使命相联系在一起,这个趋势只会越来越紧密,这是阿里的判断,以及阿里打响的第一炮,我们表面上看起来是说刘强东的一个村和阿里的一个平台之争,实际上我们要看到,脱贫不仅仅是国家政治口号意义上的一个战略,而是所有企业家都必须身体力行,用自己的所长去加入的一个滚滚的洪流。

马云讲到未来互联网是一个基础设施,大家都要用互联网这样一个平台做事情,实际上未来是一个内容的天下,就是马的时代是一个跑马圈地的时代,未来真正在互联网的工匠化的生存,就比如说我们自媒体做内容,把我们的特色削到最尖、打得最亮、打磨得最好。

其实我们生产一个杯子、一个手机,都是生产内容,这是我自己对时代一个感知。尽管连接这么充分,内容依旧是未来的方向,内容是未来我们吃饭的看家本领。所以我常说,所有做内容的人都不要焦虑,把焦虑交给那些做平台的人,把焦虑交给那些做基础设施的人。

再次感谢老道消息创始人张豫宏和山寨发布会创始人阳淼莅临我们节目现场。

王利芬:为什么张一鸣会出现在东兴局?他不是向来以独立著称吗?

阳淼:今日头条一直在跟百度争,跟腾讯的非主流争产品天天快报争,(张一鸣)今天还坐在这样一个局上,他接下来要不要保持所谓独立色彩,耐人寻味。

王利芬:程维和王兴出现在同一个饭局,如果俩人挤在一个门上,谁会让谁呢?

张豫宏:我觉得程维出现这儿很正常,毕竟腾讯还是滴滴最大股东。王兴跟程维两个人关系很好,据说他们三个人(张一鸣、程维、王兴)是有一个微信群的。去年还在这儿乌镇谈互联网的下半场,他们三个人,谈着谈着回去突然(互相)抢地盘了。

王利芬:前段时间朱啸虎和马化腾在朋友圈互怼,今天共同出现在东兴局。

阳淼:朱啸虎一直是替ofo站台的,这次摩拜的王晓峰也来了,所以说这一桌人里边,他的身份有点突兀,但正是这个突兀背后的信息量我觉得大家可以期待一下,这两个共享单车最近会不会有一些比较实质性的消息要发布。

王利芬:雷军表情看着并不是特别快乐,还是有点不甘那种。他成了马化腾的局中人。

阳淼:他坐在这儿的时候也会想,小米生态什么时候也能这么济济一堂,冒出这么几个三四百亿的公司来,我们也坐这儿乌镇攒一个局。

张豫宏:雷军心事其实蛮重的。这个时候你进入这样一个社交场合,你能勾起的关于互联网的回忆太多。一个往事太多的男人,不可能像他们一样笑逐颜开的。

© Copyright 2018-2019 bakerbutcher.com 联和马腿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